罗兴亚的绝望之旅出了缅甸

时间:2019-01-04 08:16:00166网络整理admin

<p>上个月,联合国最高人权官员称缅甸正在进行针对其罗兴亚穆斯林少数民族的军事行动,这是“种族清洗的教科书范例</p><p>”自8月以来,该国110万罗兴亚人中近一半的人已逃往邻国孟加拉国</p><p>缅甸军队和佛教村民的袭击事件</p><p>罗兴亚人在旅途中饿死并淹死,在过境后被大象踩踏,他们认为安全</p><p>许多人说他们不打算返回缅甸</p><p>过去一周,Magnum摄影记者Moises Saman在孟加拉国记录了Rohingya逃离时所经历的状况,无论是穿越标志着两国边界的河流,是为了获取食物和住所,还是寻找有尊严的埋葬方式他们死了</p><p>萨曼描述了目前洪水泛滥的人群,这是多年来暴力循环中的一波浪潮</p><p> “它似乎永远不会结束,”他说</p><p> “这是一波又一波的浪潮</p><p>”他继续说,已经在该地区呆了多年的难民营正在争先恐后地扩建</p><p>大雨和极端高温造成难民营的恶劣环境; N.G.O.s警告霍乱爆发的危险</p><p> “每一天,我看到有人死亡,或有人被埋葬,”萨曼说</p><p>星期一,成千上万穿过河流进入孟加拉国的罗兴亚人一夜之间被孟加拉国边境巡逻队成员禁止进入稻田,继续前往几英里外的难民营</p><p>在周二黄昏拍摄的一张照片中,萨满抓住了一名站在河中央的女子,朝着他的相机方向看去</p><p> “这是她意识到她必须在元素中度过另一个夜晚,”他说</p><p>罗兴亚难民从缅甸穿越Naf河进入孟加拉国</p><p> 2017年10月16日</p><p>六十岁的罗兴亚难民Amina Khatun的女性亲属死于与饥饿相关的并发症,她在孟加拉国Balukhali难民营埋葬之前在她的身体旁哀悼</p><p> 2017年10月14日</p><p>数千名最近抵达的罗兴亚难民等待孟加拉国边防军的许可,继续前往科克斯巴扎尔附近的难民营</p><p> 2017年10月17日</p><p>六十岁的罗兴亚难民Amina Khatun的亲属死于与饥饿相关的并发症,他在Balukhali难民营中为她的死亡哀悼</p><p> 2017年10月14日</p><p>罗兴亚难民聚集在Naf河的孟加拉国一侧,等待允许他们继续前往Cox's Bazar附近的难民营</p><p> 2017年10月17日</p><p>孟加拉国渔民在Naf河上的一条船上,沿着与缅甸的边界</p><p> 2017年10月12日</p><p>罗兴亚难民从缅甸穿越Naf河进入孟加拉国</p><p> 2017年10月16日</p><p>最近到达的罗兴亚妇女和她的孩子们走向孟加拉国Teknaf镇外的一个警察检查站,穿过缅甸的Naf河</p><p> 2017年10月12日</p><p>最近到达的Rohingya难民在庞大的Balukhali难民营</p><p> 2017年10月10日</p><p>罗辛亚​​难民在M.S.F.内在Naf河的孟加拉国一侧的设施</p><p> 2017年10月17日</p><p>在孟加拉国 - 缅甸边境附近发生强烈季风降雨的混乱时刻,罗兴亚难民逃离孟加拉国边防军</p><p> 2017年10月17日</p><p>罗兴亚难民从缅甸穿越Naf河进入孟加拉国</p><p> 2017年10月16日</p><p>罗兴亚难民聚集在由孟加拉国军队经营的Leda营地附近的食品配送中心</p><p> 2017年10月12日</p><p>来自当地一座清真寺的志愿者带着身份不明的罗兴亚难民,他们淹死试图越过纳夫河进入孟加拉国</p><p> 2017年10月12日</p><p>最近到达罗兴亚难民等待通过孟加拉国警察检查站的许可,然后继续前往难民营</p><p> 2017年10月12日</p><p>成千上万的罗兴亚难民聚集在缅甸边境孟加拉国一侧的稻田里,